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论苑 >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夹带私货”本是网络用语,用于指一部好好的作品,突然间穿插某些人自作聪明的或个人观点、或曲解原意、或移花接木等等与原作品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这是一项极其严肃的指控,这代表对“夹带私货”者的人格道德方面的彻底否定。

那么,生活中会否出现“夹带私货”的情况呢?答案是肯定的。近日,河南省信阳市固始县法院被当事人怀疑“夹带私货”而遭受举报,这是继信阳市中院被曝“葫芦案”后该系统的又一个大瓜!

举报人名叫杨传旭,男,汉族,退伍军人,1967年9月20日生,安徽省淮南市人。杨传旭举报称河南省固始县法院法官张明、马牧原伪造证据、枉法判案,致使其被判处有期徒刑。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杨传旭称:他本人是霍邱县石店镇天马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天马矿业)股东法定代表人,涉案公司霍邱兴达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兴达公司)隐形股东,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兴达公司法定代表人马杰,股东前后分别有宋应心(2015年5月6日前),马杰、韩宪维、张灿、杨凤军”等,其中张灿为杨传旭持股代理人。

2013年4月份,马福启(前河南固始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韩永红(河南固始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业务经理)、祁传玉(固始县陈淋子镇工商分局局长)、答俊凯(固始县星晨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欲出资入股兴达公司,因需要大量资金(9000万元)所以以马福启、韩永红为首的四人找到杨传旭,要求变更兴达公司法人为马杰(马福启的侄子),然后以兴达公司为借贷人,可以向河南省固始县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固始农商行)贷款作为入股股金(为了规避贷款业务不能跨省的国家规定,贷款主体必须是河南省固始县人)。出于对政府部门和国有企事业单位领导人的信任,杨传旭用天马矿业为马韩等人提供了贷款担保。马韩四人入股兴达公司后,为偿还贷款,采用“拆东墙补西墙”的方式,先后6次向不同银行(主要是马韩任职的固始县农商行)贷款1.709亿,特别强调一点,2015年5月6日杨传旭入股兴达公司后,贷款主体又多了一家天马矿业。

因贷款金额巨大无力偿还,马福启、韩永红为首的四人决定 “弃车保帅”方式,达到“牺牲掉杨传旭,保护好自己,顺便逃避债务”之目的。

于是,众多贷款主体“兴达公司法人代表马杰、柏红(韩永红前妻)、张孝涛”等平安无事,审批放贷的所有工作人员安然无恙,幕后马韩四人毫发无伤,作为担保人的杨传旭却被以“贷款诈骗罪”和“骗取贷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六年!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判决书 部分)

至于何人报案、公安如何立案、检察院如何批捕公诉,马福启、韩永红等人是如何和有关人员勾结的?杨传旭只知道给自己造成了严重的后果,缺乏过程中的足够证据,姑且不论,单说河南省固始县人民法院“(2021)豫1525刑初40号”判决书,其错误连连漏洞百出,完全可以证明办案法官张明和审判长马牧原、以及主管院长,还有相关审委会人员,确实存在藐视法律、伪造证据、枉法判案的行为。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当事人反映材料)

杨传旭之所以被顶定罪,是因为判决书出现的认罪供述,然而,杨传旭的律师翻遍整个卷宗,未在卷宗中发现杨传旭有这样的供述,这段“认罪式”的供述,“杨传旭之所以被顶定罪,是因为判决书出现的认罪供述,”只出现在“(2021)豫1525刑初40号”判决书中!
    以上种种,足以证明固始县法院办案法官张明和审判长马牧原、以及主管院长,还有相关审委会人员在办理“杨传旭涉嫌贷款诈骗罪和骗取贷款罪”一案中,存在藐视法律、伪造证据、枉法判案的情况,且不能排除这些人涉嫌相互勾结、索贿受贿、操纵司法、违反中央规定等等犯罪情况。

当然,该判决或者说该案件存在的疑点远远不止这些,举报人因身体原因(重疾监外执行中)和文化程度原因,不能更加详细的一一列举,所以其在举报中一直期待有领导看到举报后给予关注,查清事实真相。

河南信阳:疑因“夹带私货”被反映,“葫芦案”后又一瓜

来源链接: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super?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9599693223036702209%22%7D&n_type=-1&p_from=-1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