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调查 >

女首富非法集资十余亿 挥霍一空 谁在捂盖子不立案压民怨

女首富非法集资十余亿 挥霍一空 谁在捂盖子不立案压民怨

女首富非法集资十余亿 挥霍一空 谁在捂盖子不立案压民怨

  1998年,湖南省湘西州因巨额非法集资爆发群体性事件,引起舆论哗然,震惊全国。主犯吴某某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石某某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曾某某判处死刑;徐某某判处死刑;陈某某判处死刑,王某某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人们想象不到的是:上述惊魂案还历历在目,与爆发震惊全国的非法集资大案所在地——湖南湘西州毗邻的邵阳市,却从2010年至今长达十余年之久的时间里,如法炮制的新版巨额非法集资“连续剧”,再度粉墨登场。

  2015年1月,湖南省正在长沙隆重召开人代会。这时,邵阳市“女首富”钟金莲,作为人大代表出席大会。突然,数百人的群众队伍在会议大门外,将这位“女首富”团团围住,引起轰动。原来,这是被这位“女首富”人大代表非法集资弄得倾家荡产的3千多受害群众中的债权人代表,在长期维权无果的无奈之下,采取的一次火山爆发行动。

  从2010年至今,在长达十余年之久的时间里,湖南广大环球家具有限公司董事长、号称邵阳市女首富的人大代表钟金莲(女),连续非法吸收不特定对象公众存款和非法进行公众集资,数额高达惊人的十余亿元,受害和受蒙蔽、哄骗、牵连的群众达3千余人(仅邵阳市人民政府文件市政函【2016】69号及法院已经对少部分受害人诉讼案中的认定数额就已经高达5亿元以上)。十余年来,受害人和起诉者前赴后继,妻离子散的层出不穷,更多的受害人则倾尽家产持续上访、检举揭发、投诉,造成大规模的社会公共治安事件和公共安全事件。当地公安机关却因害怕曝光,长期视而不见,捂着盖子不立案,民怨沸腾。

  一、上十亿非法集资不翼而飞,都飞到哪儿去了?

  钟金莲用非法集资的10余亿巨额款,将自己包装成“女首富”社会名号的时候,受蒙蔽的一个又一个不特定的公众,做梦都没想到,钟金莲的企业早就已经资金断裂,财务崩溃。

  这时,面对自己或贷款或筹借而掏出的几十万几百万上千万资金打了水漂的3千受害债主们,才幡然醒问:这么多的钱都到哪儿去了?

  (一)“女首富”用不断成立新公司作幌子,非法骗取不特定公众新集资,表面看起来公司越来越多,集资却越滚越大,全是东墙补西墙,资金链网状式崩盘。

  原来,钟金莲以起始公司为掩护,尝到了依靠高利息为诱饵、非法集资、快速“发展”的甜头。于是,每当前款还不上、债主找上门的时候,她灵机一动,一觉醒来,就冒出一个新公司新企业,一方面骗取政府对她“发展”速度的刮目相看,一方面又以发展新公司新业务的名义继续不断地非法集资,如此滚动,雪球越滚越大。用这种“神手”操作法,分别成立了湖南广大环球家具、恒远房地产、恒远零担物流、三眼井家私城、九蒸晒、资江水电、环球和顺等等漫天撒网的一家一家公司,最后,一家一笔大集资,一家一笔糊涂账,一家一个大骗局,而家家财务都崩了盘。

  (二)用非法巨额集资到处买土地圈地皮,资金用空,长期闲置撂荒,无力开发,无一还债,数千受害群众哭天喊地。

  钟金莲瞄准城市建设土地升值这个肥缺,自己口袋没有钱就打非法公众集资的主意,用不特定公众对象的钱,在湖南邵阳市、省城长沙等城市大肆购买地皮,结果资金抛空,无力开发,造成大片土地闲置撂荒,如在长沙市福元路的大片地块被闲置未开发长达七、八年之久,众多项目变成无法收回成本的烂尾工程。

  (三)钟金莲将非法集资大肆用于个人和家庭超豪华消费,挥霍一空。

  钟金莲置数千债主妻离子散于不顾,却将大量非法集资用于个人和家庭超豪华消费,在邵阳市、长沙、北京以及沿海城市,动辄数百万、数千万元购买豪华别墅、高档楼房、豪华汽车、拉关系等利益输送。

  二、钟金莲凭什么这样胆大包天?就因为手握女首富和人大代表两张王牌,肆意挑战王法(一)钟金莲十分擅长伪装和包装,与政界腐败分子中的“两面人”面孔如出一辙。她通过非法集资的巨款进行自我包装,博得“女首富”的名号,进而通过各种利益输送,当上了人大代表。凭借这两块招牌,向不特定社会对象许诺高额利息,致大量不特定的社会公众或以家产为抵押高额贷款,或向亲朋好友东凑西借,大量不特定的公众存款落入钟金莲的个人腰包。最终非法集资达到10个亿,直接债主和群众达3千人之众,间接受连累和巨额损失的家庭如亲友、贷款担保人等,更是成千上万。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是指未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擅自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或者未经人民银行依法批准,以任何名义向社会不特定对象进行的非法集资,从事商务活动或项目开发,即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

  三、钟金莲非法巨额集资,引起严重的社会后果(一)引起严重的大规模影响社会稳定和社会治安事件层出不穷。

  因钟金莲巨额非法集资造成不特定对象巨额经济损失和精神折磨、家庭悲剧,导致持续不断的群体上访、上街示威游行、群体冲击党政机关等重大公共事件以及接二连三的群众和债权人诉讼。如2015年9月,邵阳市数百名债权人围堵、冲击邵阳市委宝庆山庄宾馆数日,造成社会轰动。十年来,上百上千人持续不断地聚众到党政机关、执法机关、大街小巷进行游行示威、堵塞交通、呼喊口号、发放传单,造成严重的社会公共治安事件和公共安全事件,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二)受害群众官司不断,严重败坏党和政府形象,动摇党的群众基础。

  受害于钟金莲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数千群众,不少人是以借贷方式将款项交给钟金莲的,最后不仅颗粒无收,还背上沉重的贷款利息债务。不少受害群众打赢了官司,损失却因钟金莲财务亏空无法挽回。更多的家庭因为被弄得家徒四壁,连打官司都无能为力了。民怨因此汹涌地冲向司法机构,群众从信任司法、期盼司法到对司法失望、绝望、谩骂,于是把对钟金莲的愤怒情绪发泄到党和政府身上,大量负面小道消息扩散和影响到周边群众甚至境内外群体,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和境内外负面舆论,损害党和国家形象,造成恶劣的政治影响。如:钟金莲利用非法集资款到湖南省会长沙进行房地产开发及购置高档住宅,使得众多邵阳市的债权人追债到长沙闹事。又如2015年1月,钟金莲作为人大代表出席湖南省人大会议期间,被大量债权群众现场围堵,造成了一连串恶劣的社会影响和严重的不良后果。

  (三)造成众多家庭和债权群众流离失所,怨声载道。

  不少债权人因上访被拘押处分,背上人生污点;有的债权人因游行示威被抓捕;有些损失巨大的债权人因震怒情绪无法控制,与钟金莲产生过激行动而被判刑坐牢;有些债权人出现精神失常,给数千受害群体带来严重的精神创伤。

  (四)造成不明真相的合作开发企业深陷泥潭,损失数以亿计。

  钟金莲将大量非法集资用于个人和家庭高档消费,致使大量土地无资金开发,闲置撂荒期超过国家规定的期限,面对无法偿还的巨额债务,钟金莲于是出歪招,以合作开发为诱饵,隐瞒事实真相,向合作企业吸收巨额资金。当合作伙伴了解真相后要求她拍卖土地清偿投资损失的时候,又以对方强迫交易为名,起诉合作对象,致使因她非法集资的受害群众、合作开发商等多重矛盾交织成一团乱麻,土地无法正常拍卖,长期撂荒,烂尾工程一个接一个,如长沙福元路地块闲置未开发长达七、八年之久,面临被长沙市有关部门收回的风险,而开发地皮一旦被收回,钟金莲的财务崩溃更加无法向广大债权群众交代,又直接生发新的群体冲突。再如,邵阳市债权群众追踪钟金莲到省城闹事、散发传单,造成大量负面消息扩散到四面八方,严重影响和扰乱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正常秩序。

  四、政府接二连三被绑架,公安年复一年不立案钟金莲疯狂进行大面积、大规模、数百倍上千倍超过国家法律定罪认定标准的非法集资严重犯罪行为,难道当地政府、公安部门没有任何觉察吗?当然不是!他们不仅觉察,而且完全知情。但鉴于1998年,因震惊全国的湖南省湘西州爆发巨额非法集资引发群体性事件、全国舆论哗然而被严厉处置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邵阳市政府和公安部门,为防止事态曝光影响仕途,不仅采取了甘愿被钟金莲利益绑架而捂盖子不立案的态度,反而接二连三以政府公函和维稳办公函名义,向省城长沙市政府请求帮忙,以事宁人,纵容钟金莲的严重犯罪行为,公然挑战国家法律和党纪。如2016年,邵阳市人民政府为平息该市大量受害群众进入省城长沙维权期间造成的社会舆论和社会动荡,分别以邵阳市政府【2016】69号公函形式,向长沙市人民政府发出《关于请予支持调整建设项目用地商住比和延长使用年限 妥善化解钟氏企业民间融资风险 维护我市社会稳定的函》。该函承认“钟金莲因经营扩张过快,先后在我市(邵阳市)民间融资5亿余元。”但该数额还仅仅只是当时已经法院对极少几次债权群众起诉案的判定。除此外,实际更大的金额因社会影响太大,尚未进入诉讼程序的,共计非法集资达10个多亿!同时,邵阳市维稳办也以公函形式向长沙市维稳办发出了同样的请求。【上述,均有公函原文可查】

  为了捂盖子,这个金额高达10余亿元、直接受害的债权群众多达3千余人、受牵连受损失家庭无以数计、至今被举报接二连三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大案要案,长达十余年不予立案。人们不仅要问:湖南省邵阳市地方政府、公安部门,为什么?为什么?这把知罪护罪的非法保护伞,到底在护什么?盖子还要捂多久?

  谨以本文的揭露,呼吁具有正义的全国网民和读者,发出强大的舆论吼声!

  2021年8 月 20 日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