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法务问答 >

对白山市黑社会老大袁凤友利用法院保护伞霸占矿权的实名举报

我叫彭修文,男,58岁,汉族,住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区,身份证号码:220603196406022016。我实名举报吉林省白山市黑社会老大袁凤友(身份证号码:220603195809280912)利用他在法院“保护伞”霸占我仅占部分股权的矿权。

2010年,我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建立了白山市江源区神龙矿业集团。2012年,袁凤友看好我的企业后就以投资4000万元的形式入股,入股后袁凤友占股51%,并由他担任董事长。后来在袁凤友的经营管理下,合作的项目不到一年就亏损了2600多万元。此时袁凤友单方面提出退股,以能为神龙矿业集团贷款7000万元为由,诱骗我给他签署了4000万元借条。结果贷款根本就是个骗局,原本的合作关系硬是被袁凤友通过圈套设计成了借贷。更为震惊的是,袁凤友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原院长邢吉安,一分诉讼费都没交,就指示手下审理法官高明义,明显违背事实和法律,将原本合伙的法律关系强行认定为借贷关系。待判决生效后,袁凤友又利用法院执行局鹿贵金(鹿贵金于2021年4月20日,因在执行本案件过程中严重违法违纪枉法裁判,正在接受纪检监察部门审查调查)等“保护伞”强制执行。

2017年5月,鹿贵金的违法执行拍卖金矿行为被上级有关部门叫停,在袁凤友与鹿贵金的违法执行行为即将被查处前,鹿贵金和袁凤友通过关系找到我要求和解,条件是我必须帮助鹿贵金将其已经违法执行给袁凤友的另案2500万元执行款通过法院支付给另案申请执行人周远福1750万元,同时我通过法院给付袁凤友4000万元本金后,袁凤友免除我的所有利息。

2019年3月,在我按和解协议偿还完毕袁凤友4000万元本金和另案周远福的1750万元后,袁凤友违背当初的不要利息的承诺,要求我多少给他一些利息后再结案,可鹿贵金和袁凤友把利息款从300万元提到500万元,又提到1000万元,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在我这多榨取利息款,最终因袁凤友出尔反尔,我们没有达成共识。结果袁凤友和鹿贵金通过篡改调解笔录的手段,说我已还袁凤友的4000万元是利息,本金还没还呢,我现在(2019年中)欠袁凤友本息合计6000多万元了,以此来放大债务数额,袁凤友仍然要通过法院继续拍卖我的矿权。袁凤友目的根本就不是要钱,而是要我的“命”——矿权,这致使我与他人合作的本来经营状况逐渐好转的矿山企业,正在被实施违法评估拍卖,导致企业濒临破产。袁凤友的最终目的,就是要霸占我的矿山。

一、与袁凤友的合作,噩梦开始

2007年,吉林省白山市江源县天桥金矿有限公司与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按照国家关于整合矿产资源的文件精神开始整合。2009年,双方整合完毕,将整合后的矿山命名为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石棚金矿,其中天桥金矿占股49%,利源矿业占股51%,但因利源矿业始终未投入生产建设,天桥金矿一直自主经营整合后矿山的2采区。2013年底,利源矿业将其持有的大石棚金矿51%股权,以8600万元的价格出售给了神龙矿业。自此,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共同对大石棚金矿投资建设,双方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和建设,投资近亿元后,使得大石棚金矿日渐起色。此时,神龙矿业的原合伙人袁凤友盯上了大石棚金矿,神龙矿业与天桥金矿的噩梦和厄运便从此开始了……

事情起因是袁凤友退伙后通过诱骗和欺诈手段让我给他出具的4000万元借条。2015年,袁凤友见神龙矿业参与经营的大石棚金矿效益非常好,便要求我修改曾经为他签下的借条,要求我注明欠袁凤友的4000万元是用于购买大石棚金矿的。我看袁凤友目的不纯,便告知袁凤友,大石棚金矿不是我自己的,你那4000万元投资款更不是用于购买金矿的,和金矿没有一点关系,就没给袁凤友签,袁凤友看目的没有达到而气急败坏,我们不欢而散。后来袁凤友在白山市中级法院把我起诉了,硬是把合伙、合作的4000万元投资款打成了民间借贷。最终,袁凤友没有承担合伙企业的1分钱亏损,反而把4000万元投资款变成了民间借贷本金4000万元,而且白山市中级法院还判定我要给袁凤友2000多万元的利息。袁凤友的强买强卖行为得到了白山市中级法院的保护,袁凤友迫不及待的控制金矿,竟然在通往大石棚金矿矿区的必经公路上私自设置检查站和挡车杆,组织其黑社会成员成立监管处,对来往矿区的车辆和社会车辆强行检查和扣押,严重破坏了大石棚金矿的正常生产经营和老百姓的正常出行,监管处还将一运矿车辆堵截扣押的三个多月,给车辆雇主造成了二十多万元的损失,袁凤友一分不赔,最终全都是矿方买单。袁凤友的这种私自断路设卡行为,没有任何部门敢管和查处,在白山市范围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对白山市黑社会老大袁凤友利用法院保护伞霸占矿权的实名举报

对白山市黑社会老大袁凤友利用法院保护伞霸占矿权的实名举报 

对白山市黑社会老大袁凤友利用法院保护伞霸占矿权的实名举报 

  由此,袁凤友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将天桥金矿还占49%股权的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整体查封、拍卖。

白山市中级法院整体查封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是由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共有的,整体查封共有的采矿权并执意拍卖该采矿权必然损害天桥金矿财产利益,法院执行人员无视这一铁的事实,强行查封、拍卖该采矿权。天桥金矿向法院说明情况,如果神龙矿业与袁凤友债务成立,那袁凤友只能查封神龙矿业在大石棚金矿中的股权,不能查封整个采矿权啊,但这根本得不到白山市中级法院的支持,说袁凤友不同意,非要拍卖整个大石棚金矿采矿权,这造成天桥金矿很多经营障碍,更无法转让和处分自有资产,至今白山市中级法院违法查封案外人资产已达6年之久,给天桥金矿造成了巨额经济损失。

二、白山市法院个别领导当保护伞,“助力”袁凤友霸占矿权

神龙矿业从利源矿业手中购买大石棚金矿51%的股权就花了8600万元,神龙矿业和天桥金矿对大石棚金矿的再投资建设也在亿元以上了,且不说大石棚金矿估值到底应该是多少,起码在亿元以上。可白山市中级法院案件执行处处长鹿贵金在选择评估机构时私自更改了摇号结果,而这被违规选择的评估机构竟将大石棚金矿最具价值的采矿权仅仅评估了100多万元,将包括选矿厂在内的3亿元资产评估为2341万元。这是在故意压低大石棚金矿的价值,想要帮助袁凤友通过拍卖程序霸占金矿。

由于袁凤友和白山市中级法院铁了心的要拍卖金矿,其他案外人见自身利益受到侵害,只好向白山市中级法院提出异议。可白山市中级法院为了帮助袁凤友达到拍卖金矿的目的,竟不惜做出自相矛盾的裁定,对异议人提出的异议驳回,有(2016)吉06执异19号《执行裁定书》和(2016)吉06执异48号《执行裁定书》为证。

在由陈大龙主持工作的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局的同一组办案人对同一案件涉及的同一事实做出两种自相矛盾的结论,当张三提出异议时,法院在裁定书中认定是李四的,而当李四提出异议时,裁定书中又认定是张三的,白山市中级法院将严肃的法律文书视为儿戏,为了“帮助”袁凤友,他们利用国家赋予的公权力,随心所欲,想怎么判就怎么判,这些徇私枉法办案的证据足以说明法院办案法官与袁凤友之间有多大的利益链条,这是明目张胆的弄虚造假行为。

法院执行法官鹿贵金恶意簒改执行笔录,人为加大债务数额,以达到霸占金矿目的,法院的执行不管被执行人债务数额,执意“直奔主题”!就是要拍卖你们(非神龙矿业独自所有)的金矿。

另外,袁凤友对我的诉讼,从来就没付过诉讼费。不仅没付诉讼费就能打官司,更让人不解的是,袁凤友还能通过“关系”,严重违背事实和法律,总能得到袁凤友自己想要的结果,法院俨然成了给他袁凤友开的。

三、彭修文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法院仍然执意拍卖矿权

天桥金矿本以为袁凤友和彭修文和解后官司就平息了,可没想到彭修文刚刚还完4000万元本金,大石棚金矿又被推到了风口浪尖。听说袁凤友违背了放弃利息的承诺,要求彭修文再给1500万元利息,否则就拍卖大石棚金矿,天桥金矿因此到法院提出可以借给彭修文1000万元,让彭修文与法院和袁凤友商量,先偿还这1000万元,剩余债务让彭修文写还款计划作为条件,以解除对大石棚金矿的查封、拍卖措施,但法院执行法官和袁凤友非常霸气地说,不行!我们就是要拍卖金矿!这是谁给的袁凤友的“霸气”和“底气”?

慑于袁凤友的强大势力,天桥金矿等案外人已被黑恶势力和其“保护伞”联合绞杀至无法生存的险恶境地。天桥金矿和其他案外人深知袁凤友在白山市一方的强大势力,十分惧怕袁凤友报复,对袁凤友欺人太甚的恶行敢怒不敢言。

在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及深挖背后“保护伞”的强大攻势以及中央司法部门召开并下决心整顿司法系统的“害群之马”的大环境下,为什么袁凤友在白山市与司法机关勾结,犯下诸多恶行的黑恶势力及背后“保护伞”至今未被查处?为什么袁凤友这样肆无忌惮地非要执意违法拍卖侵害案外人合法权益的大石棚金矿?为什么白山市中级法院某些人员为使袁凤友达到霸占大石棚金矿的非法目的而不择手段和丧心病狂,胆敢以身试法,在国家大力打击黑恶势力和背后的“保护伞”的司法环境下,还敢“不收手”、“不收敛”?为什么民愤极大的黑恶势力一直未被查处和铲除?袁凤友的黑恶势力一天不除,就没人敢来白山投资经商,百姓就惶惶不可终日!

客观事实是如果强行拍卖大石棚金矿的矿权,不仅让彭修文遭受巨大损失,其他股东也将无端遭受灭顶之灾。大石棚金矿就会通过“合法途径”易主为袁凤友。这就是为什么彭修文能偿还剩余合理债务利息的情况下,法院仍然执意拍卖矿权的原因。并且为了人为加大债务人的债务,法院颠倒黑白的认为已经偿还的4000万元本金为利息,本金没还。这样一来,彭修文仍然欠袁凤友4000万元本金,并且一直产生一般债务利息和迟延履行利息。

为了实现袁凤友霸占矿权的目的,法院给袁凤友“助力”很大。

首先是违法查封案外人天桥金矿王贵军的财产。被保全查封的金矿是由原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大石棚金矿和王贵军的原天桥金矿整合而成的,整合后命名为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大石棚金矿(采矿证号C2200002013094130131400),其中白山市利源矿业有限责任公司名下大石棚金矿占整合后金矿股份的51%,王贵军名下原天桥金矿占整合后金矿股份的49%。神龙矿业彭修文购买的是利源矿业名下的原大石棚金矿51%的股份。袁凤友申请白山市中级法院对现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整体查封侵害了案外人王贵军的合法权益。

其次是违法查封了案外人姜文祥、李雅芹的财产。利源矿业占股大石棚金矿的51%部分被神龙矿业购买后,彭修文为发展矿山招商引资,最终姜文祥出资作价4000万元获得大石棚金矿利源矿业部分40%股份,李雅芹出资1000万元获得大石棚金矿利源矿业部分10%股份。白山市中级法院对大石棚金矿采矿权的整体查封侵害了案外人姜文祥和李雅芹的合法权益。

案外人姜文祥和李雅芹提出异议后,白山市中级法院不予认定,最终姜文祥和李雅芹分别通过黑龙江省大庆市高新区人民法院【(2015)庆高新民初字第755号】和吉林省通化县人民法院【(2017)吉0521民初764号】诉讼程序证明了自己的股份合法有效,但白山市中级法院仍然不予理会,依然对大石棚金矿整体查封。因此,白山市中级法院对现大石棚金矿采矿权整体查封侵害了案外人姜文祥和李雅芹的合法权益。

再次是超标的查封。大石棚金矿除固定资产外仅剩余储量中金金属量的价值就接近3个亿,目前大石棚金矿的实际价值约4个亿,袁凤友以4000万元借款本金和2000多万的利息款起诉彭修文,却对价值4个亿的大石棚金矿保全查封,明显是超标的保全查封。

白山市中级法院的错误查封,可以说是明知故犯。金矿被查封后,彭修文还曾向白山中级法院申请并提供价值8000多万元的资产置换被保全查封金矿,但因袁凤友不同意,白山市中级法院不予支持,这同时也体现了被查封金矿的价值远在8000万元以上,白山市中级法院和袁凤友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拍卖金矿。

第四是袁凤友操纵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鹿贵金控制评估机构的选择和评估结果

法院委托选择评估机构采取随机摇号确定,这次对大石棚金矿评估的摇号结果是“大地评估公司”,但白山中级法院鹿贵金却直接指定“长城评估公司”进行评估,这在该案件的卷宗总有明显的修改记录。长城评估公司现场评估时,由袁凤友指派手下人带领评估公司下矿井评估,不得彭修文参与。在大石棚金矿评估现场的调查仅仅用了两天,可评估报告却历时五个多月才最终出炉,最初评估公司给出的评估结果是1.8亿,因为袁凤友欲通过拍卖霸占“大石棚金矿”,一看这个结果直接就急眼了,要求必须调整。后来评估公司又多次对评估结果进行修正和更换评估师,直到退休返聘的评估师孙立祥做出的结果得到袁凤友的满意才给出了最终结果,2016年11月4日,白山市中级法院做出(2016)吉06执16号通知书,告知彭修文经初步审核认定,大石棚金矿采矿权及资产评估结果为2341.37万元,彭修文立刻提交《评估异议申请书》,但白山市中级法院根本不予理会,正式的评估报告于2016年12月23日递交给彭修文,把价值3个多亿的大石棚金矿和资产评估为2341.37万元。袁凤友非常清楚当时的彭修文没有能力一下子支付2341万元在拍卖时回购金矿,压低评估价格后,袁凤友可以以2341万元这一较低的价格为基数拍卖金矿。最终拍卖完的结果就是,整个神龙矿业集团以及大石棚金矿合伙人所有的股权全部归袁凤友所有后,彭修文还要欠袁凤友近4000万元。

第五是袁凤友操纵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局鹿贵金违法执行走另案周远福已经执行到位的执行款2500万元,为袁凤友下一步拍卖金矿筹措资金,并违规对彭修文行政拘留

周远福,彭修文的债权人之一,他也是通过白山市中级法院走的诉讼程序,周远福对彭修文名下的温泉宾馆予以查封。后期周远福配合彭修文变卖了温泉宾馆,由周远福对变卖温泉宾馆的回款账户查封,但变卖宾馆变价款中的2500万元打到周远福查封的回款账户后却被白山市中级法院执行局鹿贵金全部执行给了袁凤友。鹿贵金为帮袁凤友下一步拍卖金矿筹措资金公然滥用职权,周远福因此控告鹿贵金枉法裁判,后来白山市检察院对此专门给白山市中级法院出具了司法建议,要求执行回转。但此时鹿贵金已不能把执行给袁凤友的2500万元要回来了,便找彭修文,要求彭修文必须拿出1250万元给周远福,平息周远福对他的控告,但彭修文根本没有能力拿出那么多钱,鹿贵金硬是违法将彭修文以拒执罪行政拘留了十五日。拘留期间,袁凤友的铁哥们白山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涂连君亲自对办案民警做出指示,必须把彭修文以拒执罪判了。最终因彭修文确实已履行了应该履行的法律义务,不构成拒执罪,才躲过一劫被释放。

彭修文已经对周远福履行了法律义务,钱也划到了指定查封账户,是鹿贵金滥用职权把钱执行给了袁凤友,错不在彭修文,鹿贵金是利用职务之便枉法裁判滥用职权,鹿贵金现已被追究刑事责任。

鹿贵金作为本案的执行法官,在省高院汇报案情时曾说,必须拍卖大石棚金矿,出了问题他负责,他承担一切后果。这个后果他必须承担,所有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以权谋私的贪官污吏必须受到法律的严惩,“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活动”就是为了给老百姓一个公平的社会生存环境,白山市60万人民群众在看着,更在等着,等着为祸一方的毒瘤彻底被铲除的一天!

四、期盼正义早日到来

是时候该出手对涉黑、涉赌、涉毒袁凤友及其背后的“保护伞”说“不”和采取必要的打击措施了!多行不义必自毙!袁凤友在白山市中级法院的保护伞之一的鹿贵金已经被查处,这让我们更坚信:“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希望早一天看到以袁凤友为首的黑恶势力被拿下并得到应有的惩处!当前正值全国开展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活动,也期盼着袁凤友在政法队伍中的保护伞(害群之马)一并被清除和查处。

 

                               举报人:彭修文

                               2021年7月30日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